许晗提着东西进了门,俞朝在他身后将门关好。

    见许晗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棉拖,俞朝问:“这是谁的?宫澄的?”

    许晗闻言一愣,食指悄然收紧。这双鞋宫澄确实穿过。

    “收着吧,我不换鞋,踩不脏你的地板。”俞朝说完后丢下许晗往里走。

    许晗收好那双拖鞋,把自己的拖鞋换上,而后跟在俞朝身后。

    俞朝抬头打量着房间,跟领导视察似的。这里的厨房比他家里的卫生间还要小,他带点讽刺意味地说:“这么小的屋子,你不嫌挤?”

    其实八十平米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只是俞朝住惯了几百平米的房屋,所以觉得许晗的出租屋小得可怜。

    “我不觉得挤。”

    两人来到客厅,许晗将青团放在米白色茶几上,指了指布艺沙发,说:“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你刚刚叫我什么?”俞朝接过许晗递来的水。

    明明是在自己屋里,许晗看上去却有些紧张:“哥。”

    “这么生分,你以前都是叫我哥哥。”俞朝喝了一口温度适宜的热水,然后放下。

    “一个称呼而已。”许晗勉强笑了一下,“无论叫你什么,你永远都是我哥。”

    俞朝唇角微微扬起,眼底却没有笑意:“是吗,我记得我们俞家好像跟你解除了领养关系。这样看来,我不是你哥,我应该是你前夫。”

    许晗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既然俞朝是以前夫的身份来拜访,那么他就不用强迫自己摆出好脸色:“你就是想和我谈这些?”

    “好,我言归正传。”俞朝眼神冷冽,语气就像在审问,“你跟宫澄在一起了?”

    “没有。”许晗隐忍道,俞朝的表情和语气让他有些生气。

    俞朝刨根问底:“为什么?他不喜欢你?还是你不喜欢他?”

    许晗鼓起勇气直视他,两道视线在空中交汇:“这跟你无关。”

    俞朝耸耸肩:“无关吗?可是我爱你啊。小晗,我们复婚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