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至少不是在双胞胎侄子的吵闹声中醒来,他睁开眼皮,屋子里的环境让他稍稍有点迷惑,等了那么两三秒钟,他才想起自己是在父母家。

    张鹤呢?

    年轻的男人已经不在床上,床铺的另一边早已经是冷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已经起床了。池渊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几乎已经快要到吃中饭的时间。池渊慢慢的爬起来,床上的床单和被套已经换过,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点那种情欲后的味道,池渊浑身也是赤裸的,低头往身上看就能看到肌肤上还残留着的痕迹。

    不得不说张鹤性能力非常的强悍,强悍到如果他不克制自己的话,池渊都有些吃不消的地步,现在他的肉穴就还有些肿,伸手一摸,阴阜鼓的如同馒头一般,只是穴口处还有点麻麻痒痒的,仿佛仍旧回味着吞吃什么东西一样的状态。

    池渊洗漱好就下了楼,二楼也没有听到两个小恶魔的动静,到了一楼才发现他们居然窝在餐厅的桌旁,两个小的都围在张鹤的身边,似乎正在鼓捣着什么。池渊还没看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大嫂就走了过来,嘴角露出浅笑,“小渊,你这小男友可真不错,爸妈都夸了一早上了。”

    池渊也不谦虚,脸上也露出笑容来,“是挺好的。”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绕到侧边时终于发现了他们在做什么,居然像是在揉着面团做造型?

    张鹤一大早就起来了,他的精力向来好,虽然才浅浅的睡了几个小时,但亢奋的情绪一直没消散,要不是池先生实在受不了,他都还想再做下去。等到七点多他就下了楼,正巧碰到了池渊的母亲在做早餐,他也就连忙一起来帮忙,顺便跟老人家闲聊。

    池渊的父母都是快接近七十岁的人了,但身体看着还不错,池妈妈长相和蔼,能看到五官都不错,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一位美人。她看到张鹤什么都会做的样子,忍不住夸赞了好一会儿,突然又道:“鹤儿,你这么年轻就什么都会做,真不错,我听渊儿也说过你是个上劲的孩子,所以之前一直想看看你。”

    张鹤徒然听到她的称呼还懵了一下,总觉得这样的称呼带着浓浓的亲昵,脸色就忍不住有些红。他小声道:“我以前也一直想上门拜访的,只是……”

    池妈妈笑道:“我知道,是怕我们不同意是吗?其实渊儿的喜好我们也早就知晓了,他的身体跟正常人有那么一点差别,所以我跟他爸爸都挺担心他的。”她顿了顿,又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鹤儿,我跟他爸爸这辈子最担心的就是他,你能替我们照顾他一辈子吗?”

    张鹤听到她这样郑重的询问,表情也正经了起来,他道:“我会的,伯母请放心。”

    得到了这样的保证,池妈妈看他愈发的顺眼,一家人除掉还在睡着的池渊外都一起吃了早餐,然后开始准备过年的菜品。池妈妈问张鹤会不会做点心,张鹤恰好以前在一家中式面点里打过工,饺子包子馒头花卷等面点都会,所以一力将合面擀面等事情都包揽了下来。双胞胎好动,这个年纪正好喜欢闹,他们闹着要上楼去叫懒猪叔叔起床,张鹤连忙拉住了他们,说要教他们做面点才好歹没让他们闹腾。

    双胞胎已经拿着面团当作橡皮泥一样在玩,做出了各种造型,张鹤都是以夸赞为主。突然他感觉背后有一道不一样的视线,心口一动,他连忙转过头,便同池渊的视线对视上了,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池先生。”

    池渊走过来踮起脚尖往他的嘴唇上亲了亲,眼睛里泛着浓浓的笑意,“带着两个小捣蛋很辛苦吧?”

    张鹤还没回答,双胞胎已经抗议道:“我们才不是小捣蛋!”

    “就是,叔叔不可以这样污蔑我们!”

    池渊被逗的笑了起来,“嗬,你们还知道污蔑这个词啊?让我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这是什么?”池渊捏起一团看不太清楚形状的面团,仔细观察了一下,“石头?”

    池浅连忙道:“什么石头,明明是火龙果!”

    “看不太出来。”池渊又拿起另外一团,“这是……猪?”

    双胞胎突然坏笑了起来,池深道:“这是我捏的懒猪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