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张鹤的心脏不受控制的激烈的跳动起来,脸色也有些红,浑身更透着一股无措。池渊缓缓的松开他的手,素白的手掌软软的掉回到床上,身上的衣服似乎让他有点难受,他往床单上蹭了蹭,低声道:“先帮我的浴缸放满水……”

    张鹤的心跳慢慢的平复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仓皇的往屋子里扫视了一遍,看到磨砂的玻璃门的时候,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拧开了门,找到里面的开关打开。

    宽大的浴室几乎比张鹤睡的房间还要大了,所有的装修都显得奢华上档次,洗漱台上摆了很多瓶瓶罐罐,张鹤只扫了一眼,也看不出那些都有什么作用。墙面上也嵌了一张宽大的镜子,张鹤走了过去,看到自己在镜子中出现的身影,心里的躁动又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

    大概只是帮他放水吧?不要多想了。

    张鹤勒令自己冷静下来,他走到浴缸前,看到那宽大的按摩浴缸,控制不住的幻想着美艳的上司剥光了衣服躺在里面的画面,那牛奶般的肌肤就紧紧的贴在浴缸上,还有曲线优美的胴体,那挺翘的两瓣臀肉……这样色情大胆的想法让张鹤几乎要硬起来了,他连忙掐了下自己的手臂,把那些不该有的幻想压下去,一边去拧水龙头。

    幸好浴缸看起来很高大上,但是还算能让人弄明白要怎么用,张鹤放满了大半缸的水,测试了一下水的温度,确定刚好合适后,才有些狼狈的往外走。

    池渊像是睡着了,正躺在床的一侧,美貌的五官毫无防备的袒露着,脸上点缀着两抹红润,眼睛闭上的时候,眼睫毛愈发浓密的像是小扇子一般,往卧蚕的地方投下一片阴影。张鹤盯着这样的美景看了近一分钟,才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想要伸出手去碰池渊的脸又觉得亵渎,最后到底只是碰了碰他的肩膀,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叫道:“池先生,水我已经放好了。”

    池渊先是眼球在眼皮里转动了几下,眼皮再慢慢的睁开,那一瞬间张鹤呼吸都像是要停住了,心跳却在激烈的跳动着。池渊抿紧的嘴唇也微微张开,张鹤小声道:“水已经放好了……”

    “嗯。”池渊的声音里带了一点慵懒,吐息间依然有明显的酒气,他道:“帮我脱衣服。”

    张鹤愣了一下,还在惊愕中,池渊挣扎着已经要起来,但身体发软,才抬起半边身体就要往下倒,张鹤下意识的揽住了他的身体,池渊便半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依旧道:“帮我脱衣服。”

    张鹤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他有点颤抖的探出手去,去剥池渊的外套,池渊配合的让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又道:“衣服味太大了,明天帮我送干洗店……”

    “好、好的。”这样的工作张鹤之前并不需要处理,但他却依然答应了下来,脸颊上已经忍不住冒出了热气。他一只手掌控着池渊的肩膀,让他稍稍离开一点自己的怀抱,好帮他解前面的领带和衬衫扣子。

    领带被小心翼翼的扯开,去解第一颗扣子的时候,张鹤觉得自己简直比参加高考的时候还要紧张,他深吸了一口气,单手将那颗小小的扣子解开,看到慢慢露出来的莹白皮肉,他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本能的还想看更多。

    池渊一点也没有阻止他的动作,眼睛是闭着的,像是很困倦的样子,只是浓密的眼睫毛不时会眨动几下,证明他没有完全睡着。扣子已经被解开三颗了,更多的白腻肌肤裸露了出来,上面一点瑕疵都没有,张鹤甚至看到了上司那精致的锁骨……他屏着呼吸继续往下解开那些细小的扣子,再解开两颗的时候,张鹤的心跳愈发不受控制的狂跳了出来。

    他看到了半枚诱人的粉色的乳尖。

    张鹤从不知道一个男人的乳尖对他来说如此诱惑,他按捺不住的将衬衫撩开一点,彻底看到那处秘境。池渊有一点奶肉,明明并不胖,甚至还可以说是清瘦,但是他的胸部就是比普通男人的要鼓起来一些,像是刚发育的少女的胸部一般,乳晕的颜色也很嫩,嫣红的一个圆,往他的胸部上平铺开来,带着让人看了呼吸急乱的效果。他的奶头也比平常男人的要大一点,已经是翘起来的状态了,张鹤只是看着,就很想用手去摸一摸,揉一揉,看看到底是怎样的触感。

    他努力在忍耐着自己,下腹却被惹出了火来,胯下的阴茎被刺激的急速的硬了起来,把裤裆都顶成一个高高的帐篷。张鹤深吸一口气,掌控着池渊的肩膀,想让他的身体离远一点,不要察觉到自己龌龊的心思。但他的手一动,池渊就抬起头来,那双夺人心智的眼眸也缓缓睁开,恰好跟张鹤慌乱的神色对上。

    张鹤被吓到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居然意淫上司的身体,而且还因此产生了反应,他觉得池渊也发现了他的下流念头,不知道会不会将他辞退。张鹤想到这里,又无比的后悔,自己不应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不想被开除,不想离开这个男人身边。

    正当张鹤如同被浸入在水里淹火里烤的时候,池渊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张鹤没有躲,即使池渊要赏他一个巴掌斥责他的痴心妄想他也没有躲,他觉得自己确实需要得到惩罚。但是那只手却没有落在他的脸上,而是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漂亮的美人做了一个让张鹤懵住的动作。

    池渊吻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