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上司迷离视线还有主动邀请的引诱,张鹤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粗屌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上面的青筋都在按捺不住的发跳发胀,他深吸了一口气,单手撑在墙壁上,一边握着阴茎去蹭他还张开了一点口的肛口。

    池渊没有叫他戴套,上次醉酒也许是忘了,但是现在完全是清醒的状况下也没有要求他这样做,张鹤就不免生出点别的想法来,偷偷希冀上司是不是对他也有一些好感。池渊的后穴太紧,他的鸡巴太大,光是龟头的形状看着就有些骇人,尽管用唇舌润湿了那个穴眼,但完全插进去的时候还是感觉到箍的厉害,张鹤担心池渊受伤,刚想要将阴茎抽出来,池渊的屁股却主动的往后一翘,将抽出半截的龟头又反复吞了进去,夹吮的快感让张鹤有些失控。

    张鹤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舔了下上司秀美的脖子,低声道:“池先生……”

    “嗯……操进来……没关系……”池渊的声音在这种时候听起来总是无比的性感,还带了一点鼻音,又夹杂着一点鼓励一般。张鹤按捺不住,挺着阴茎往他的肉穴里顶入着,清晰的感觉到龟头一点一点的破开那些紧致的肠肉,略有些粗暴的往里面挺入。

    “啊……”池渊仰起了脖子,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浓密的眼睫毛颤的愈发厉害,上面还沾染了一些水珠,看着诱人到了极点。张鹤深吸了一口气,把阴茎往外扯离一些,再反复推挤进去,兴奋的下面的囊袋都在震颤着,一边转动着阴茎想要充分的摩擦那湿软的内壁。

    池渊大约最开始还是有些痛苦的,在他这样有技巧的磨蹭之下后,肉穴变得越来越软,屁股也翘的更厉害,最终将他的整根鸡巴都吞吮了进去。

    完全结合的那一瞬间让张鹤兴奋不已,鸡巴留在里面不懂,却又忍不住去亲上司的唇舌,含住他的嘴唇饥渴难耐的吸吮着。池渊在工作上一丝不苟,气场强大,但在性爱上却很软,对张鹤甚至有些纵容,在他的舌头探入进来的时候也乖顺的张开了嘴巴,同他唇舌相缠着,直到一会儿后才哑声道:“可以动了……”

    张鹤摸到他前面的肉棒,那小小一根玉茎确实是已经呈硬挺笔直的状态,一副兴奋到流口水的样子,他这才开始抽送了起来。张鹤是第一次操男人的后穴,跟前面的感觉又不太一样,前面的阻碍多一些,媚肉都是呈环状的,而后穴显然畅通许多,在池渊分泌出更多的肠液之后,他几乎可以直接将整根鸡巴都操进里面去。

    “太深了……慢一些……呜……”池渊小声说着,屁股却难耐的扭动了几下,脚尖踮着的动作似乎也让他有些费力。张鹤尽管有些不舍,却还是缓下了动作,粗长的巨棒在他的肉穴里摩擦着,茎身充分跟肠壁相接触,想找到上司的骚点到底在哪里。他没有找太久,等摩擦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就感觉到池渊的肉穴狠狠的绞紧了一下,喉咙里也溢出了一声动听的呻吟。张鹤兴奋了起来,低声道:“池先生,就是这里吗?”

    池渊“嗯”了一声,头几乎都贴在了他的胸膛,仰起的五官显得美到不可思议,“好舒服……速度可以加快一点……”

    张鹤抽出巨棒,依他的命令加快了速度,茎身刻意往那一点摩擦着,顿时清楚的感觉到了池渊体内的变化。他的肉穴越来越湿越来越软,热乎乎的,夹着他的阴茎让他爽到不行,张鹤刻意抽出近乎整根阳具,再狠狠的一杆进洞,池渊脸上不仅没有显示出痛苦,还露出了无比欢愉的神色来,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尖叫。

    张鹤知道自己可以全速抽送了,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他有些失控的把自己的鸡巴往上司的屁眼里面送,甚至还抓住了他的手去摸他的腹部,摸那鼓起来的一块,激动的道:“池先生,现在我在你的身体里面,进的够不够深?”

    池渊颤动着眼睫毛,眼睛睁开了一点,恰好对上张鹤看过去的眼神,视线相触,彼此的呼吸都乱了一些,池渊呻吟了一声,算是夸奖的道:“还不错……很会操穴……啊……”

    张鹤兴奋极了,低下头去吮他,又急切的道:“我是第一次操男人的屁眼,池先生里面好湿,好会吸,喜欢被我干吗?”他大胆的问出这句话,又充分的期待着回应。池渊略有些卷的头发蹭在他的肌肤上,增添着他的快感,池渊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嗯,做的很好。”

    这个回答让张鹤有些不满意,但他却不敢再去要更多,他做不出强势的事,不敢去逼问池渊到底喜不喜欢被自己干,但是从他的身体的反应上来看,应当是喜欢的。他有点恶劣的不断的往上司的敏感点撞击着,看着那有些要撑不住的身形,突然就着这个姿势将他抱了起来,又低声道:“池先生,请抱住我的脖子。”

    池渊被他骤然的动作显然吓到了,下意识的反手搂住他的脖子,等看清楚自己被摆成什么样羞耻的姿势时,才道:“不要这样,你可以把我放在床上。”

    张鹤不敢违抗他,私心里却喜欢极了这样的姿势,这个姿势让上司除掉搂抱着他的脖子防止身体摔落外什么也做不了,自己的鸡巴插在他的身体里给他做着支撑,双手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双腿,两个的前胸后背紧紧的贴在一处,世界上大约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姿势了。他呼吸有些凌乱,却找了个借口来解释,“池先生好像站得很累……”

    池渊不知道是不是信了他这番“好心”,没有再反对,张鹤顿时兴奋极了,抽出阴茎再顺着他的肠穴狠狠的顶了进去,粗长巨棒肆无忌惮的在那口淫穴里摩擦抽送,直到他转了个身,才发现了这个姿势更美妙的用途。

    他们的身影正映射在镜子上。

    原本布满水汽的镜子因为时间的关系,那些水汽化成细小的水流往下滑落,镜面渐渐重新变得清楚起来,而两个人的身影也就都显露了出来。张鹤只是看到池渊被自己抱在怀里摆成双腿大张任自己操干的画面就兴奋到无以复加,呼吸急促,鸡巴生生硬了一圈。很显然池渊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落在镜子里,盯着自己的股间。